Pages

2015年4月10日 星期五

鹿兒島之春(二)在指宿悠閒的迷路~



指宿車站到了,第一站也到了,帶著兩卡大皮箱,不知道當地公車怎麼坐,決定應該先去旅館放行李,由於旅館地處偏僻,所以搭計程車前往最方便,七分鐘可到。



其實一直很想去看地圖左下角的「開聞岳」,但在指宿市要大範圍移動,最好還是租車,不過我想說隔天早上就要離開,租半天的價格跟一整天差不多,所以決定省下這筆,另外,在旅館附近玩耍就好,加上訂了一家價格高貴的旅館,要孝敬我老木(結果她還是出了一半的錢,哈哈),不好好善加利用,花多一點時間在旅館多泡幾次湯,有點對不起錢。

在指宿市的行程:

1.棕色:指宿車站~指宿白水館(搭車7分鐘)
2.紅色:指宿白水館~指宿港(不迷路走路20分鐘)
3.黃色:指宿港~知林島入口(搭車10分鐘)
4.紫色:知林島入口~知林島(走路20分鐘)



到了指宿車站剛過午,肚子好餓,跑去車站附近買個便當來吃,一個800日圓(我真是記價錢神童)貴參參,但沒讓人失望的好好吃,只買一個與我老木「公家」,因為晚上要吃大餐,中午裹個腹就好,中間那顆溫泉蛋好吃。

鹿兒島之春(一)前進指宿~




2015-04-10

我喜歡爬山喜歡大自然,一看到鹿兒島的屋久島簡介時,就決定要規劃來這裡玩耍。發現想跟團,但選擇稀少而且價格昂貴,又看到有部落客推薦可以開車玩耍,所以決定自助旅行。



【在雲層上空還是大晴天】


【降落前鹿兒島市天空雲層厚重】

2014年9月2日 星期二

我們記者






今天下午有好多場我線上的記者會,跟長官討論後,我選了這場。大意是,彰化縣政府要拓寬位在彰化二林的二溪路,也就是縣道143線,從13米拓寬到24米,一百多戶受到影響,房子要被徵收,因此北上監察院抗議。

出門前稍微瀏覽了採訪通知,知道個大概,接著就前往監察院,記者會三點開始,抵達時,來抗議的彰化居民,已經來到監察院門前的樹下了。

我曾經粗略算過,如果以每個禮拜會跑上兩三場抗爭抗議的頻率來算,這十年來跑過千場應該有,民主社會的記者跑抗議抗爭,是稀鬆平常不過的事,當然狀況很多,恐怖的、溫和的、好玩的、無聊的、冷的熱的,應有盡有,但我覺得我還算殘存一種良心(雖然我的個性真的很沒耐性),我總會告訴自己,不是走投無路、不是吃飽沒事,鄉親們不會這樣從全台各地奔走來臺北。

2014年9月1日 星期一

六輕搶水搶到灌溉尾水~




因為去六輕附近做過水資源的問題,曾經有研究過,這裡的水權問題非常的複雜,農田水利會只照顧會員農民的做法(非水利會會員的農民沒有辦法得到水利會的水源,很多都自己鑿井挖地下水),有心的團體應該去好好研究過它的歷史脈絡,以及水利會「賣水」的機制,才有辦法知道這的地區水資源,分配的政治性與想辦法對症下藥。

我說過抗議與監督是非常專業的,很難拿幾個數字宣稱可以打倒什麼。而且我很訝異,竟然沒有人去釐清六輕使用「尾水」,這個名詞的定義與打哪兒來,剛剛真的快被逼瘋的迅速打給農委會農田水利處詢問,其實水利會相關法令,所使用的名詞叫做「餘水」,灌溉的概念本來就是從上游到下游,餘下的水是不是已經沒有人用了,真的可以讓六輕引去用了,這需要更詳細的調查。

六輕當然很可惡,喊了這麼多年的海水淡化,一個泱泱大廠,連個海水淡化廠都不願意蓋,至少蓋了當成指標,大家還會說你們有誠意,但六輕說海水髒,還會影響到中華白海豚,這時候中華白海豚又變成你們的選項。無良一百萬。


2014年8月29日 星期五

看見台灣之後,我們還看在看嗎?






我們污水處理做得好,別的國家也能來學習,也能來桃園取經....這是環保署長魏國彥,在週五前往觀音工業區視察時,在簡報前所講的話。



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看到齊柏林的「看見台灣」,才首次知道觀音工業區的污水問題有多嚴重,不過這個由國家(經濟部)帶頭不好好處理污水,甚至惡劣到任由代操作公司偷埋暗管亂排,還把孕育生生命的千年藻礁,破壞只剩死寂一片的工業區(之一),環保署長這番寬容、甚至帶有理解的「鼓勵」,在我聽來,對於保護環境的理想,一點也不鼓舞。


2014年8月21日 星期四

不需寂寞你的在與不在。




夜裡山腰吹來的風,已經轉涼好陣子了,夏熱也許還沒徹底消散,但某天從廣播裡得知,立秋已臨。

此刻,極盡燦爛的荒日下,蟬鳴不再熱烈,倒仍迴響餘韻,已不是年輕氣盛的雄蟬極盡求偶之能事,振動出專注並巨大的頻率,切切綿綿仍在,只是聲勢不再奪人,像是夏末的預告,吟唱直到最後一刻。

蟬兒製造了生命,任務結束後不久便死去。沒有人類與人生這一套。

2014年6月6日 星期五

進行一個「保護」的動作。





我們搭的是這種船,“橫渡”翡翠水庫,翡翠水庫風光秀麗,美不勝收,我覺得完全不輸給我曾經去過克羅埃西亞,十六湖國家公園的美景(那個國家公園是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滴)。



接著呢,就抵達了臨時的碼頭。


我們這天是來到「食蛇龜野生動物保護區」、比較好走的緩衝區,照片右手邊就是「核心區」,也就是食蛇龜主要的保護區。

我是二百五的記者。(重貼臉書文)


以前沒有臉書的時候,經營部落格覺得很容易,現在有臉書以後,常常有些採訪心得,當下就得寫出來,好立即發洩,並在臉書上張貼出來,得到幾個讚,達到心理治療的效果。臉書的即時互動,還是部落格達不到的。

不過一定要鞭策自己,在這裡完整紀錄,所以決定把當天在臉書上寫的兩篇短文,貼上來。

我簡單說明一下,周二(2014.06.03),我到台北市政府,要拍攝護樹團體在與台北市副市長,見面開會討論,大巨蛋BOT案行道樹移植問題,護樹團體提出了「以路就樹」的路型變更方案,希望一棵樹也不能少,台北市政府允諾要坐下來談,因此有了當天的會議。

這是當天做的新聞。




重點是,身為一個每每在時間壓力下要趕出新聞,又要應付線上各種狀況的記者,真的是悲壯又落魄啊,這一天,我們被阻擋在協調會外,與警察推擠,好不容易爭取到進入採訪的機會,又因為要趕午間新聞,只拍了十分鐘會議,重點都沒聽到,就得離開了,如果我明知道我也不能聽到完整會議,我就直接放棄,警察說不給拍就不給拍,離開就好,大家都好辦事,重要的是長官也不會瞭解你在外面,付出這麼大的心力跑新聞。

不過我還是不能棄守我的採訪權利,公共議題有人民參與,就應該開放採訪。不過努力爭取採訪權,旁邊正在轉播的公民記者,一直在對著手機嗆聲(警察與北市府),還說,不用記者的身分也要進去全程轉播,更徒增我覺得現在主流媒體的可憐與逼唉~

總之,這一整個行為,我覺得我就是一個二百五。好個記者這一行。


2014年6月3日 星期二

去菜市場討罵。





早上去濱江街那個菜市場,又被攤販「教示」,這已經是第N次,每次只要去報水果蔬菜變貴、漲價,一定會被碎碎念,說什麼,媒體都亂寫,生意壞成這樣都是你們害的,諸如此類的,有夠煩的。。。。

我當然不敢發作,卑躬屈膝、忍辱負重就是求人家讓你採訪,等用盡一切手段(裝甜美、裝可憐、裝專業)達到目的,一切的不愉快,立馬煙消雲散,之這個工作,有時候自尊心該踢到一邊,就踢遠一點。

但是卑躬屈膝、忍辱負重,也蠻常換來「不要問我啦」,「不接受採訪啦」,而且還要繼續一直唸(罵)下去,就像是今天的水果攤老闆,給我記住。他就說你們記者靠嘴吃飯,亂報,害別人,下半輩子不會有....(我想是報應之類的咒懺....)。

我就說好啦好啦,我要回去療傷了,我都本著良心當記者,又不是我寫的,你卻連我一起罵摻。。。。就是不會亂寫公視收視率才爛啊。


然後那堆上火氣的水果攤老闆們,總算被逗笑了。因為不是來交朋友的,我得繼續再去另一處菜市場,找消費者,願意說「香蕉真的賣很貴」的消費者,也算是幸運,怯懦的靠近一位買蘋果的阿姆,她竟然沒拒絕我也沒譙我,就讓我訪問了耶。當下真的有閃過念頭:如果你有兒子,我願意嫁給你當媳婦孝順你(太激情我知道~)


做這種價格新聞其實很好寫,卻特別容易沮喪。不是因為被碎念媒體很糟,或是被拒絕很多很多次,才會遇到人願意受訪,甚至為了要一直問到「合適的答案」才能罷手,感覺很操弄真相。


而是,這種表面的價格新聞,真的好無聊。(靠腰完畢)

2014年6月1日 星期日

不算熟的葉世文。

  


內政部營建署不是我的管區,但是本公司沒人主跑,又因為每次去那裡抗議的人是我認識的團體,還有國家公園、溼地也是營建署的業務,所以常有機會去那兒跑區域計畫、都市計畫委員會等等審查。


跟前署長葉世文不算熟,有趣的是,卻在好多年前的週末,他讓我去他家社區中庭採訪他(當時心想,人真好),更多次,是因為當年國光石化、灣寶、大埔等案爭議不休,我因為會議不開放媒體拍攝,用力盧過他好多次,所以他後來有記得,我就是那個盧小小的記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