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ages

2014年6月6日 星期五

進行一個「保護」的動作。





我們搭的是這種船,“橫渡”翡翠水庫,翡翠水庫風光秀麗,美不勝收,我覺得完全不輸給我曾經去過克羅埃西亞,十六湖國家公園的美景(那個國家公園是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滴)。



接著呢,就抵達了臨時的碼頭。


我們這天是來到「食蛇龜野生動物保護區」、比較好走的緩衝區,照片右手邊就是「核心區」,也就是食蛇龜主要的保護區。




其實,這個緩衝區,以前是有民眾居住的,所以有水泥小路,有些些的陡,但是不算難走。但是我好像忘記拍水泥小路的照片,沒關係,要真正找到食蛇龜呢,我們跟著屏科大專門研究烏龜的助理教授陳添喜老師,一起彎進泥土路小雜林。


接著,在這裡長期做研究的陳老師要「收網了」,這些就是他所「佈置」的誘籠,看看來這裡拜訪的食蛇龜或柴棺龜,是老捧友還是新捧友。



上面那四個籠子,名符其實的「摃龜」,一隻也妹有。



但是不要灰心,我們繼續走往小森林更深處。


然後就真的出現了一隻烏龜兄弟。其實烏龜兄弟年紀很大了,牠的殼上紋路,已經有些些磨平了。



來到這裡的記者,都沒見過「野生」世面,所以大家趕緊拿出相機猛拍猛拍。這時候如果食蛇龜開口說,我有被騷擾的感覺,在一旁的林務局長官們,可以直接把我們以現行犯逮捕,嘖嘖,大家都很小心啊。


但是大家是為了報導龜兄弟/姊妹們的故事,所以不好意思,讓我們拍一下喔。


至於另一種柴棺龜,當天並沒有發現,所以我拿一下資料照片來補充一下,轉用這張照片請註明出處,是屏科大陳添喜教授拍攝。食蛇龜跟柴棺龜,都是保育類動物,要被好好保育與保護的動物,基本上就是被人類的開發與捕捉,害到快絕子絕孫,有滅種的危機。

不過讓我恢復理性介紹一下。食蛇龜在本國的野生動物保育法內,是公告為「珍貴稀有」第二級,在IUCN(世界保育聯盟)紅皮書中,在2012年,從「瀕危」變成「極危」,可見牠生存危機有多巨大啊。

而在國內,真的很糟,為了進貢給大陸愛龜同胞,一隻喊價兩千元,所以光是去年,根據林務局的統計,就被破獲走私七八千隻。根據中山大學生物科學系生態與分類學副教授顏聖紘指出,食蛇龜走私到中國的食蛇龜跟柴棺龜,雖然是有部份作為「食/藥用途(龜板)」,不過最主要的市場,還是「寵物」。

包括學者跟林務局都不喜歡我們去講這些保育龜類的「價格」,一講出來反而被抓得更慘,尤其林務局更不希望,保育龜類的棲息地在哪裡,講出來也是抓更兇。(還有另兩處有比較穩定野外族群的地點,嗯,在哪裡,在哪裡,不要隱藏你自己~~~)

真的是兩難,不說無法具體保育的目標與範圍,說了恐怕目標更明顯,剛好被抓光光,與保育真是背道而馳啊。


「此柴棺龜陽光美照,由屏科大陳添喜老師拍攝,引用請註明出處。」

就是看到食蛇龜與柴棺龜的滅種危機,林務局總算在去年12月10號,公告翡翠水庫集水區,作為食蛇龜野生動物保護區。這一次,我們前往的地點,是下方照片左邊藍色的緩衝區,保護區的範圍非常大,廣達1295.93公頃。

這是全台灣第19個野生動物保護區,是全台灣也是全亞洲第一個食蛇龜保護區。



採訪時我也覺得疑問,如果這些保育龜類好好的活在翡翠水庫集水區,到底威脅從何而來?進來要搭船,一般人應該沒辦法暢行無阻吧?不過我傻傻的,這裡的山都是相連的呀,據說,是可以從烏來那頭翻山越嶺進來,大約五個小時就能抵達這兒。

這就是「有利可圖」這回事。下面照片也是林務局提供,是抓龜人所設的陷阱。


翡翠水庫風景真是秀麗,簡直是世外桃源來著。


這張林務局提供的照片更美。



「此倒影照片由林務局提供,引用請註明出處。」




設為保護區之後呢,如果做出違法的行為就要移送法辦了!


2014-05-30

這地球,不知道怎麼風水輪流轉的,演化到最後,被人類這種動物主導,並定義這世界所有種種,包括其他生命。

神(上帝、老天爺、阿拉、佛祖)沒有說可以,人類卻沒有懷疑的覺得,這一切自己說了算。

其實地球上,有些生物的終極滅絕,如果都推到人類身上,也許太無限上綱,不過,人類成為地球上主宰生物,為了求生存(或是為了「宣稱」求生存),因而害死其他生物的生存,成千上萬的案例、罄竹難書,這個事實大概不會有人還要否認吧。

這樣的論調,算不算偏激我也不太確定,不過我一直無法肯定的一點是,為什麼人類可以覺得自己生命的價值,優於其他生物與生命,比其他生物與生命重要。就像我打死蚊子蟑螂老鼠,很鑽牛角尖來看,確實是理所當然的,終結了其他影響我生活安康的生命們。

不過野生動物的生存,可能是連結複雜的生命乃至於生態系統問題,至於為什麼要保育野生動物,到底意義在哪裡?到底是對誰有好處(到底對人類有什麼好處)?在科學上的理由與論述,從來沒有從事相關學術研究的我,完全寫不贏這一篇(哈哈):

泛科學:「為甚麼要保護野生動物?」

不過我仍比較想談,關於我們保育野生動物,所牽涉的一種信念,與因為價值定義、所做出的保育策略。

其實保育野生動物,對我而言,一向是很簡單的邏輯,那就是,為什麼牠們在那邊活得好好的,我們(人類)就是非得要去破壞牠不可咧?

誠如上面那篇文章所言,地球上99.9%的物種滅絕,都與人類無關,地球本錢很厚,那我們又何必在乎害死了那些微不足道的物種,破壞一下也沒差,反正最後被地球反撲時,我早就死了。

不過,我想人類多少還是沒有抵達喪盡天良的終點。因為能將生命與生命經驗,跟大自然有所連結,對於大自然能存有一種理解「奧妙」的能力,所以我們願望,大自然盡可能、以最大化完好存在,與我們繼續連結著,給予情感上與功能上的支撐,所以發展出一套,與自然和諧、動植物共存的價值觀,乃至於制定出法律規範。(我也不知道有什麼書好抄,這是我跑線多年來的理解方式。)

所以動物保護法與野生動物保育法,某種程度就是我們用「人性」,理解自然世界,以社會集體意識,並付諸行動的表現。

不過誠意是到了,手段就非常有趣了。

到底我們怎麼保育野生動物的?最簡單的理解方式,就是把那個命運危急的動物,直接公告成保育類動物,不可以傷害牠們。像是食蛇龜其實早就是保育類動物了。但問題就在於,只保護動物本身,不管牠們的生存的環境,很難保護起來呀,就像你說不可以調戲食蛇龜,結果你把牠們家全部鋪成水泥地,牠還能活嗎?

所以對於保育類動物的棲息環境的保護,就非常進階而關鍵了。這也是為什麼到後來,林務局決定,要保育食蛇龜與柴棺龜,必須進一步劃設「野生動物保護區」,其實劃設這個保護區的困難度相對比較低,因為這裡都在翡翠水庫集水區,已經沒有住人了,更不可能有開發行為。所以這處劃設保護區,宣示效果比實質效果來得明顯。(亞洲第一個食蛇龜保護區耶,也是搶了個頭香很不錯。)

雖然是以保護食蛇龜、柴棺龜為主,不過相對也讓其他野生動物受益。根據林務局統計,這保護區內,總共有30種保育類動物,418種生物。這概念,就很像中國在談的大貓熊「旗艦物種」保育的概念。大貓熊的棲地,根據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二月份的報導,就有八千多種野生動植物分布,所以表面上,好像把資源與目光都放在大貓熊身上,其實是一起保護其他較缺乏人類關愛眼神的動植物們。

相較於食蛇龜因為位於本來就高度管制的翡翠水庫集水區,劃設野生動物保護區的爭議並不大(當然裡面還是有一點政治議題,哈哈~),其他也是遭遇生存危機的明星野生動物,牠們的保育進度,確實因為挑戰了人類的開發利益,顯得有點步履蹣跚。

像是中華白海豚,牠不斷被焦慮提起的,就是數量連百隻都不到,結果爭取劃設野生動物保護區,一直遭到地方漁民反彈,最後,稍微往後退一步,則劃設了中華白海豚「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」。

這樣有什麼差別?「野生動物保護區」內不能開發,在食蛇龜的案例中,位在「核心區」是完全不能(新)開發的,污染更不用說。但是如果是在「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」中,要開發可以,先經過主管機關(林務局)核准。也就是說,只要想開發,就去對林務局上下其手,綁架局長或是送行李箱給局長(大誤)。當然講的是玩笑話,不過就是,在重要棲息環境,開發並非完全禁止。(相關新聞請看:公視晚間新聞:搶救白海豚 農委會劃海上棲息地

那我們就一起相信局長,會守護保育類動物好了,給他與林務局,莫大的壓力。

關於保護區資訊,有興趣可以參考,林務局的「自然保護區域現況」網頁,寫得非常清楚。

至於另外一個,最近很受關注的石虎,也在討論是不是要劃設保護區。也許大家會覺得,劃了保護區可以一勞永逸的保護這些物種,不過以石虎的例子來看,官員說,一隻石虎如果活動空間是20公頃,那到底要劃多大才算夠?以及,如果真的劃設成功,會不會變成,只要保護區外的地方,開發者就可以肆無忌憚開發呢?

所以要保護野生動物,還要兼顧人類「開發欲望」(誤),真不是門簡單的學問。

*
這篇文的重點是什麼?(我自己都被自己問倒~)

保育野生動物,不是我一開始自認的簡單邏輯,「為什麼牠們在那邊活得好好的,我們(人類)就是非得要去破壞牠不可咧?」。保育之心很簡單,保育的行動一直因為牽涉不同人類的利益,變得複雜異常。

號召明星物種的保育(更專業的術語是旗艦物種),確實比較有助於呼喚大眾的同情心,不過,要讓開發完全消失,只留下明星物種的保育策略,往往是會遭受到開發派以生存為由,極大反挫(最經典的就是,人就吃不飽啊,擱去顧那些鳥ㄚ~),這一向是生態保育的宿命。

我確實更悲觀的認為,只要有人在,被因此定義的動物權、生物權,永遠在人的利益之後,然後我們必須試圖營造一種「雙贏」的可能,讓利益者感覺到動物權的保障,能對他們也有利,才可能有一些契機,才好進行一個「保護」的動作。

說來說去,人類想的並不複雜,無盡的想確保自己的利益,而之於地球,這樣的生存的價值,不正也是一種無限上綱?


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歡迎光臨~